乐动体育

乐动体育 > 党建 > 人物

89岁老兵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 敌人“摸岗”他果断将其击毙

89岁老兵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 敌人“摸岗”他果断将其击毙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23 16:20:38

_J7A3356_1.jpg

 赵继方

  本报记者 刘敏

  今年已89岁高龄的赵继方老人,是一名有着66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

  参军7年,赵继方跟随部队转战多地,参加了大半个中国的解放战争。赵继方的小儿子赵守超,时常听父亲讲起那些年参军的往事。

  因时间久远,年事已高,现在老人已无法清晰地回想起当年完整的行军路线,但是,当年在战场上睡雪窝啃雪团的日子,在他的记忆里永存。

  如今,回忆起往事,赵继方仍心绪难平。他说,自己能活着回来,就是一种幸运。对于现在的生活,他十分满足。

  解放战争

  转战大半个中国脚底满是老茧

  十五六年前,身为外科医生的长子赵守国有一次去兰州出差学习,出发前,其父赵继方嘱咐他,去看看黄河上的那座铁桥还在不在。

  赵继方口中的这座桥,是兰州中山铁桥。它建于清代后期,见证了那段硝烟弥漫的岁月。

  站在铁桥之上,赵守国看到了黄河水在桥下翻滚的场景,他给父亲带回了一张中山铁桥的照片。

  赵继方拿着这张照片审视了半天,只说了一句话:“和那时候一样,没变。”

  赵继方1949年2月参军,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军一七八师炮兵营二连的一名战士。兰州,是他跟随部队解放过的众多城市中的一个。

  在父亲的口述中,赵守超得知,为配合第一野战军解放甘肃、青海,在第二野战军一七八师炮兵营的父亲,曾和几个团部战士被临时抽调至第一野战军,到大西北解放了天水、兰州等地。

  三个多月后,被抽调的一七八师战士完成任务后,返回到守候在宝鸡的原部队。军部领导赞扬他们说:“你们是英勇无比的,你们往返的里程有7200里。”

  而行军路上,赵继方和战友们走过的路,比这长很多。参加太原战役,解放潼关、渭南、西安,四川剿匪……

  赵继方手中的解放华北、西北、南、西藏、华中南、东北等地的一枚枚纪念章,记录着他打过的仗和走过的路。

  转战大半个中国,当年的行军和战斗生活是十分艰苦的。令赵继方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潼关以西行军时,天气炎热,又没有水喝,战士们因身体虚弱,掉队的很多。后来,在一个乡村休整时,村东头有一口井,刚打出的凉水,赵继方一口气喝了十小碗。

  行军路上,赵继方的脚底磨起了血泡,每走一步都像针扎一样疼。

  “那时候,部队给每个战士都发针线,用来缝补衣服。”赵继方说,脚底的血泡,用针扎个眼,血水就流出来了。后来,他的脚下长了厚厚的一层老茧,蒺藜都扎不透。

  1950年2月,部队在剿灭国民党残部时,赵继方也碰到过十分惊险的事情。

  “那时候我视力很好,当时天很黑,不过隐约觉得地上有个人在爬。”赵继方喊口令,对方不回答。赵继方果断开枪,将其击毙。

  原来,赵继方那天晚上站岗,正赶上“月黑头”,遇到了敌人“摸岗”。而类似的危险,他和战友们经历过无数次。

_J7A3356.jpg

赵继方老人手捧纪念章,回忆往事。刘敏 摄

  抗美援朝战争

  趴在雪窝里啃雪团 能活着回来不容易

  1951年3月,赵继方随部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和战友们在永平、东豆川里、北汉江、金城等地,与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激战。

  赵继方清晰地记得,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之前,战士们踊跃报名,每个人都写下了抗美援朝申请书和决心书。

  “咬破手指,按上血手印,表明参战决心。”赵继方珍藏的一枚抗美援朝胸章,见证了那段艰苦的岁月。

  朝鲜战场上的环境恶劣,物资稀缺,有时食物供给不足,大冬天,在零下40多摄氏度的气温下,赵继方和战友们只能吃一些炒面,就着雪团或冰块食用,以至于嘴唇都被严重冻伤。

  有时,睡在雪窝子里,战士们的腿和手脚都冻得失去了知觉。

  但是,在顽强意志的支撑下,志愿军还是挺了过来,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很苦,能活着回来很不容易。”赵继方说,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1953年12月,他随部队返回国内成都军区。

  从参军到抗美援朝战争结束,赵继方有四年多的时间没与家人联系,他十分挂念老家的父母和年事已高的祖父。重返成都军区后,他赶紧给老家的亲人写信。

  收到儿子的信,赵继方的母亲冯氏才知道,儿子还活着,很是高兴。在回信中,母亲嘱咐他,“不要牵挂家里,在部队好好干”。

  其实,在母亲给赵继方回信时,他的父亲赵广庆刚刚因病离世。为了不让在部队的儿子担心,其母亲就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1954年6月,赵继方从成都军区调到重庆西南军区司令部通信处担任器材库警卫班的班长,他写信告知家人这一情况。从家人的回信中他才得知,父亲已经去世半年多了。

  生离死别,总是让人无奈。对于父亲的去世,赵继方十分难过,他更加努力地工作,以此来表达对父亲的思念之情。

  转业后

  教育子女在工作岗位上要多做贡献

  1956年3月底,赵继方转业到莘县供销系统工作。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他兢兢业业,直至1988年离休。

  如今,赵继方住在位于兴华西路的聊医花园小区,对物质生活要求很低。虽然年纪大了,但在吃、穿等方面,他依然朴素节约,而且要求全家人节俭、不铺张浪费。他说,现在的生活很好,之前从不敢想,要知足。

  在儿子赵守国的印象中,他小时候,父亲虽然有工资,但家里依然贫穷。为供他们几个孩子上学,其父亲不得不向周围的邻居借钱,给他们交学费,坚持供他们读书。

  子女走上工作岗位后,赵继方教育他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要多做贡献。

  “父亲一生不图名、不图利,他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赵守国说,最让他感动的是,父亲把每一枚纪念章都珍藏得很仔细,大袋套小袋,袋子上还缠着线。

  赵守国坦言,这是一个小细节,却说明老人把这一枚枚的纪念章看得很重,纪念章背后的往事老人都放在了心里。

【责任编辑:李太斗】